任久一

发个群宣
黑白城灰了解一下
私设ABO。可标记Alpha的Omega真的不了解一下?
城市设定。什么职业都开的。

神仙

朋友的,给k。
大概哪天来一发双苏和春秋养成组,也可能是苏浙。磕爆bg。
某渊明白我的意思吧?

御渊:

因为是特意为某人写的文章,对,写的就是茶香组闽浙bg,所以难免会开启言情cp模式,不喜勿看,以及补充ooc严重,严肃提醒




碧色罗裙鹅黄衣,桃蕊新妆桐木屐。
青冥翠草映山红,彩蝶戴胜绸缎溪。


小姑娘和小伙子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春天。


小姑娘那时闲啊,闲到一个人跑去边境去看漫山遍野的花,哦,还要看山中的老翁,下棋的神仙……


但小伙子不闲,他看见她的时候,还背着个竹篓子。他可得帮个老人家把东西送上山去。


他的眼往上一瞥,瞧见了她,她注意到了,对着他笑了一下,仅此而已。却叫他觉得,什么映山红,能拿去卖草药么,还不如那个神仙姑娘好看!


是啊,她没有记住他,但是他却记住了春天里起舞的倩影。所以他们正式碰面时,他的脸有些微红,像极了某晚落霞的颜色。


“初次见面,唤我折水即可。”


“折水姑娘幸会,我姓林……”


“见过林君!我看你貌似身手不错,是个好苗子。今后你可愿和我一起北上?心不大,天下十分,我等取一分。这一分天下,不循中原矩,不设越人则,只合天地理。”


她当时一心为越,但太过于自来熟,一上来就提这些,倒也不晓得小伙子是否能够听得懂,也不晓得小伙子回答的是否和她所问的一样。而他过于紧张,来不及分辨她的来意究竟是什么,也不在意她到底说了什么。故二人交谈,不过类似于[你姓什么?][我叫阿青,你叫什么?]这种奇奇怪怪的格式。不知为何,却也意外的能搭上调子。


闽听了刚刚那番话,消化一会儿,沉默了,心里却暗道,我把你当山间的小仙子,倒怎么问起凡世间的事情来。


浙看他沉默,笑道:“若是林君以为折水毫无诚信可言,我们过几招,便清楚了。”


“我无剑矛。”


“谁说要刀要剑了?”


闽一愣,却瞧着她足尖轻点,轻松一跃,入了那竹海顶,便折了两段竹枝下来。


“用这个!”


“折水姑娘认真的?”闽接过竹枝后,笑道,“这衣袂若是被刮到了,可不就损了形象么?”


“那我若是挑了林君半分袖子,那林君也不是没有形象了?”


浙竹枝挑起,向前疾刺,速度极快,闽听竹枝破空的风声辨位,将一一格开。闽往后退一步,依着惊涛拍岸的轨迹,竹枝往右上角直划而过,浙一个后跃,堪堪躲开。


浙想,这小伙子发力稳重,竹枝和身体似是连在一起的,身形稳,则竹枝稳,气息连绵不断。这种体力战,她耗不起。那么只要破了那连接点,即可获胜。


浙目光一凛,待闽的竹枝刺来,并不横挡,而亦是集力量在竹尖一点,直刺回去,闽大惊,两竹枝对上,竹尖对竹尖,竹身抖得厉害,最终,闽的竹枝先被折断了,而浙的竹枝也半折不折。


“我给你挑的竹枝不好,韧劲不行。”


“是我不及折水姑娘。佩服。”


“你这法从哪里习来?”


“我本海上一神仙,自然通的。你呢?”闽脸上一脸得意,说的却是半分真半分假。海上居过不错,但长于山林,而自然通,确是海上通的浊浪之势。


“袁公公教的。”


“袁公公是哪位山里神仙?”


“嘻,袁公公就是只白猿呀!”


闽听到了这个答案,他开始正式审视面前这个小姑娘。她说她识得白猿,通得禽语,小神仙,确实是个小神仙,不对,或许更准确来说,怕不是个精灵。她的眼里波光粼粼,身轻如燕,整个人就像……


“你是白鹿么?”


“……不是,但我能招白鹿。我瞧你耳上有个蛇形坠子,哎,那能招蛇不?”


“蛇你不怕?!”


“看来是可以咯!海上来的小神仙,居然能招山里的蛇耶!”


后来他们坐在石头上闲扯了许久,小姑娘这才想起了什么:“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好啊。”


一拍即合,稀里糊涂地上了个小破船——哪怕浙根本就没有把她名字正正经经地告诉他,他也一样没有。


山中真的有神仙么?当然。
海上真的有神仙么?当然。
他们都见过。


山中神仙和海上神仙结盟,便是“山盟海誓”。


所以,她说要借地炼剑,他应了,她说他是海上神仙,祝她出海时永不翻船,他应了,她开玩笑她若被人欺负了要他给她报仇,他也应了。


秦王朝时,他担了闽中郡之名。他看了看她,她是很开心地祝贺,竟无一丝一毫难过。她失败了,不是么?


汉王朝时,他闹了不小风浪,便被扣了一个“反汉”的罪名。


“你就是个大傻子,还真的和人打去了。”浙好不容易把闽身上伤口处理好,嗔道。


“这不是和你约好了么!我一点儿都不痛!”虽然闽自己也是憋着一口气很久了,但口头上却忍不住要逞英雄。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往你伤口上打?”脸颊飞起了红晕,一点儿威慑力也没有。


“浙姑娘行行好,老夫已经活了许多年纪,吃不消了……”闽看浙模样着实可爱,便起了逗人的心思。


“受伤了就早点休息!休说胡话!滑稽死了!”


浙后来和那拨人学习了之后,不再只是用凤仙花抹指甲了,也会了用胭脂,学了端庄样子。也和苏这个世仇关系缓和了很多,和皖姑娘也能聊起来闺房私事。


闽后来也认识了台。和更南边的几位关系好了,和浙关系倒是淡了一点。淡到就只有送茶叶时才会聊聊天。


浙改了脾性那么多年,也成了闽当初最不喜的样子。闽听见他们夸她,大家闺秀,却也不失灵动。他心里笑啊:小姑娘长成大姑娘了,我却不识得她了,我也不认识我自己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明清海禁,浙没有管束在她身上的条条框框,倒是直接和上头撕了起来。


“潮起潮落,依海而生!”
“你叫我把子民往何处安置?”
“你是要逼良民做盗贼!”


“那你反个试试?”


浙后来私下里问了闽,愿不愿意随她出海。闽笑得开怀,说道,我也正有此意。


两个人沿着边界线走到了群山的尽头——那是一片海。


最后他们的逃离虽然是失败的,但他依旧不能忘记那天他所见。


落日的余光从海面反映到天上,西边靠海岸线一带,天空拉成了一丝一丝瞬息万变的云彩,紫,红,橙,蓝,明亮的金黄,暗沉的银灰,一丝一丝变幻着,好像一个久远的故事,太久远了,只剩下一些片片段段的记忆。她站在故事的开端,朝他浅浅一笑,手指一划,记忆的碎片渐渐连起来,是共度的千年。




山,海,你,远方。



他们终于等到了那个机会。
一个让他们释放天性的机会。


浙把玩着一枚硬币,转头看向闽,突然正色道,“这位同志我看你骨骼清奇,要不要随我去经商啊?”


“我带你还差不多。我想去海外好好看看。”


“各退一步,结为盟友,共同进步?”


“别到时候我比你进步的多!”


“你浙姑娘就是你浙姑娘,切!”


我当她是个小神仙,结果到了最后,还不是落了尘网。大家都说她是个温婉贤淑的女孩子,却不想,许许多多年前,也是个使剑的大家。唯有当她再次在山野里放歌的时候,我才会讲,哎,那个小神仙又回来了。



我当他是个小神仙,只不是个正儿八经的小神仙,会采茶,会捕鱼,会驾船。可后来我才知道,他不是山里的神仙,也不是从海上来的神仙,而是这山海之间,浮云之下,一阵自由自在的风。



两三好友聚在一起,吃了饭便去唱K。


“谁点的素颜?”


闽点头示意:“是我。”


“有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搭档啊?”


“我来。”


闽有些许惊讶,但还是拍了拍手:“那就,有劳浙姑娘了。”


浙坐在旋转椅上安安静静地唱,声音依旧还是如山间泉水叮咚般的悦耳。闽则是随意地靠着沙发懒懒散散地唱,略微有些低哑的声线,却格外叫人迷恋。


“莫怀念。”


“别怀念。”


两个人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怀念也回不到从前。”


————————END————————


我记得我的初恋cp还是太湖双子来着。
可惜就怕万一动笔私设太多崩坏了。
茶香组是真的好哇……

自设ABO存档

abo性别从出生开始断定,在身体成熟时会有一次发情期,之后被标记后开始拥有稳定发情期。
ABO中,只有Omega有天生信息素,其他为标记后拥有。
Omega标记前为攻击向,标记后可在自己的Alpha的信息素的刺激下诱发暧昧信息素。是标记后就拥有的,但只有自己的Alpha能勾引,别人不可以。
Omega先标记Alpha,Alpha信息素被诱发,开始和Omega调和。当两者达到一定匹配度后,Alpha可以标记Omega。标记不可消除。
分为冷感和普感,所有人天生为普感,在第一发情期时如果凭借自身毅力不获取任何快感度过,化为冷感,反之作为普感。
冷感Omega攻击力强,不输与普通Alpha。发情期极少,一年两到三次。
冷感Alpha忠贞观念强,对伴侣信息素匹配度要求更高,力量强于普通Alpha。
冷感Beta可以标记普感Omega,信息素更具有侵占性。
在第一次发情期中不可标记。

【异苏→王黯】路人

诸君贵安,在下虐仇
本文中异色苏娘为自设,唤名赵已绝。异色苏哥为赵已希,常色苏娘为王沁岚。
cp:王黯(中异色)x本田葵(日异色),赵已希(异苏娘)→王黯(中异色)。
人物ooc,文笔差,谨慎食用。请勿较真历史。
顺便问一句哪个王黯兄长愿意和这个异苏娘对戏啊……我lofter小窗等着哦。


赵已绝也说不清楚,自己一个王家人,为什么偏偏执拗的不行,非要姓赵。虽然在正式场合也一向被人唤作王绝,但自家人的场合,叫她王绝是会被打的。

她和她家男体儿不一样,当初诞生的时候啊,她是被一个普通人家捡回去养着的。她还记得当初那个大娘望着趴在地上的自己那一声惊呼:

“哦哟!哪个失了良心的人家把这么小的孩子丢在这野外!”

然后还有一些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那个时候自己被那个大娘抱回了家,就被当做他们家亲生的孩子养着。

那个家不算富裕而且已经有了个男孩儿了但仍是对她很好,处处落心怕她冻着饿着的,就连那个平素冷淡的男孩儿,也会在自己被人骂野种的时候帮自己出头替她打架,然后温柔的摸摸她还未编起辫子的柔软发顶,告诉自己没事了。

虽然赵已绝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和普通人不一样,不用这么精细照料着不过仍是对那家人感激不已,也就跟着那户人家姓了赵。

后来呢。

后来,隋朝灭亡了,那个会摸着自己头的被自己唤作哥哥的男孩儿也就这么去了。

赵已绝也是在那个时候遇见王黯的。

那个时候啊,她的平民哥哥刚下葬,自己就安静的坐在他的坟前,靠着他的墓碑,就像是往日自己会在读书读累的时候肆无忌惮的靠在哥哥的怀里一样。也不晓得自己想得什么,就这么愣愣的发着呆。

哥哥,我现在靠着你呢,你怎么不会摸我的头了呢。

就这么抱着膝,直到低垂着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锦鞋,光是看一眼便晓得价值不菲。

赵已绝迷迷茫茫的,抬头。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子表情冷漠,身上穿着的衣服细看的话还有暗纹纹在那人的黑色的披风上,他看到自己身上那布衣时似是嫌弃的啧了一声。

努努嘴,赵已绝有点不开心。这是娘亲给她做的啊,合身的很……

那个男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发顶,掌心的温度和力道都像极了已死去的哥哥。无端端的红了眼眶。

那人耐着性子,把还是八九岁儿童躯体的自己抱起来“丫头,汝知晓汝之份否?”

“知道。”点了点头,赵已绝无措的抓着那男子的披风,如果她没猜错的话……“你是大唐吗?”

“惠矣。那汝可知汝姓甚名甚?”那男子,或者说她大哥,一副很满意的样子,话还未闭却一副突然想起的模样,叹息,“疏忽了,忘却汝一直都和南人度日。汝应姓王,名甚的还由汝来定好了。”那男子看着她,话语虽是冷淡面容倒是带了些许笑意。

“可是我想姓赵……”似是没听见后面那句,赵已绝低下头小声嘟囔着。这自是有她那平民哥哥的缘故在里面。

“汝应姓王。”大/唐蹙眉,托着怀里人儿的手臂紧了紧但在看到那丫头似是紧张的抓紧了他的披风,叹气也没计较什么,抬手揉揉她的发顶,“罢了。姓赵便姓赵吧,只不过这对外,必称王,懂否?”

“嗯知道了……我叫赵已绝,对外称王绝。”赵已绝似是松了一口气,小脸上也浮了些笑意,突然想起那个是她大哥的人问她姓名,急急的回答了。

“绝……不适合女孩儿的名。罢了,从今往后,孤便是汝兄长,姓王名黯。小绝儿可记住了?”王黯啧了一声,不满意那个名的样子可也没说什么,脸上的笑意收去,抱着江/南/东/道转身离开那墓地,远处是早已等候在一旁的马车。感受到怀里的小丫头似是不舍的挣扎了一下,安慰一样的拍拍她的背,王黯神情冷漠却莫名透露出柔和:“会回来的,傻丫头。”

那就是她和王黯的初遇。不算太美好。第二年等赵已绝念着她的平民哥哥的忌日,急急的从苏/州赶回广/陵时,那座坟已经不在了。

后来啊,她就老老实实的和王黯去了皇宫,在那里赵已绝遇见了王耀,他和王黯长的很像可又完全不同,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笑意惹人亲近可又自带着一股子的帝王的君临天下的气息,不像王黯,一副冷漠的将军模样。

在那里,赵已希习字学画,弹琴练武,是的,练武。她不像她那自诞生便养在闺中的侍弄花草学习舞蹈的常色王沁岚,看不上那些女孩子家家耍的绸缎子,倒是对那些刀枪剑戟感兴趣,这让王黯还蛮意外的。不过这总归是让他感到高兴,教已绝的时候多上了点心,结果也没让她失望。

这妮子,要是个男孩儿定是要叫她上战场的。

王黯曾经这么和王耀说过,她坐在一旁无暇顾及。黯哥才给了她一把浅蓝漆的铁扇子,她喜欢的不得了,忙着玩呢。

现在那把铁扇子早就生锈不能用了,被赵已绝小心的在一个红木盒子里收着,就算是赵已希动了那盒子都给被她打的。

那可是她第一次受到黯哥给她的礼物,怎么能就这么给扔了。赵已绝是这么认为着,那浅蓝铁扇陪了她好多年,让她现在都习惯带一把和当初样式一样的扇子在身边,不过材质可比当初的好的多。

王黯第一次看到那新打出出来的扇子的时候还很惊异,奇怪问她怎么还把那把扇子带在身边的。那神情还真是有趣。

不过那都是好久前的事咯,后来,江/南/东/道因为经济过强而被取消,她眼睁睁的看着她最喜欢的黯哥把原本属于她的地方分给其他人,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

为什么,强的话不好吗。赵已绝搞不懂,赌气一般硬是离开了皇宫回到了广/陵,赵已希看着他那气鼓鼓的女体,很无奈的摸摸她的发璇。之后就赵已绝就一直随着她男体儿赵已希带在广/陵,偶尔会去苏/州看看她那常色,唠嗑唠嗑。

再后来见到王耀和王黯,已经到了两宋时期。

那个时候她家镇/江和其他一些地方得了先前北民南迁时所有的好处,经济发展很快附带着她也飞速的成长了起来。

可惜我家男体儿去守边疆了。杀千刀的,还不带我去。

赵已绝趴在桌上,无聊的看着那雕花窗外的杨柳,已经是十六七岁的模样的她得了江南水乡的那股清秀劲儿可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单纯的美人儿。

虽是身处江南,不过赵已绝也没什么管理政事的心思,一股脑儿的全推给她常色。虽然王沁岚一直都觉得赵已绝的手腕比她要硬的多更适合处理政治上的那些弯弯绕绕的事可也拗不过她,硬着头处理着那些破事儿。

直到那次皇上一道指令召进皇宫,赵已绝都以为她不会再碰那些个政事儿。

“哈?那些个东瀛人来管吾何事?”才从练武的地方回来,还未来得及换下那被汗水浸湿的里衣便被王沁岚拉过来,赵已绝擦着额头上的汗珠,被汗水浸湿的刘海贴在她光滑白皙的额头。为了方便而梳成的高马尾的发型给那姑娘添上莫名的帅气。

有些不耐烦的回答着,唐朝那东瀛人就开始派人来兄长这说是学习,在她看来那分明就是抄袭,自是没什么好态度。

“哎呀绝……就陪我去一次好不好。难道你不想见见黯哥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