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久一

【米英】I like myself better with you(1)

#米英#
#非国设#
#养成有,年龄差有#
算是第一次正经开个文吧。嘛,复键。本来是想要一发完结的,但发现长度不够就分了。
我也不清楚是给几篇了。
总之是个糖。





阿尔弗雷德第一次见到亚瑟时,他正在厨房准备着他们同居的第一次晚饭。

艾米丽,他亲爱的母亲,把他带到英国好好玩了一通后就不带丝毫缓冲的告诉他她即将前往德国修读博士,在她努力奋斗的几年内这位柯克兰表哥将会代她照顾他的。

不可思议极了,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安排好这一切的?在机场艾米丽告诉他的时候,亚瑟毫无波澜的表情清清楚楚的表明着他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他甚至还礼貌地表示一定会照顾好阿尔弗并亲吻了她母亲的脸颊。

疯狂的大人。

年仅十三岁的阿尔弗雷德正坐在餐桌前,在心里问候了一下他永远脱线的母亲。她身上的美国自由显然极其洒脱而明显,他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她还记得安排好他的未来?

年轻的孩子苦恼地抓了抓他漂亮的金发,目光落在了那个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年轻人。

亚瑟•柯克兰,才刚刚大一的英国表哥,他十七岁,标准的英国体型,修长好看。据他的母亲说,这位表哥是个绝对靠谱的人,认真而又极富绅士风度,很是担得起柯克兰家族少爷的名号。如果不是他刚好从家里搬出来独居,她是绝对找不到如此合适的人。

阿尔弗雷德回想着他母亲的话,试图找出更多的信息来有利于他接下来的生活。这个角度他可以看到亚瑟的侧脸,肤色白皙鼻梁挺翘,头发的金色比他要淡些,这让他想起去年去的夏威夷。金光闪闪的海滩,母亲愉快的拉着他在海边奔跑,父亲在海里游泳,海水的蔚蓝一次次拍打在那篇金黄上是那么的好看。

他的眉毛有点粗,但那双漂亮极了的祖母绿眼睛如同静默的森林,这个比喻很老套,但这是年幼的阿尔弗能想到的最好的比喻。

深邃,安静。

这位表哥长的十分好看,就刚才替他收拾好了需要的一切用品时看得出他确实是个很靠谱的人。不过作为少爷(他并不清楚柯克兰家是个什么家庭,他目前定位成一个商人家庭。暴发户的那种)他为什么要搬离优越的环境?

养尊处优,骄横跋陀。这是他被那些垃圾肥皂剧洗脑后给少爷这类人下的定义。用遥远的中国的话来形容,十指不沾阳春水。他记得母亲的友人春燕小姐是这么发音的。

显然这位柯克兰表哥与他所想象的不一样。
“阿尔弗,停下你的走神。现在我们给吃晚饭了。”

不符合他想法的少爷放下了他手里的菜盘,在超市里装好了只用热一下的奶油蘑菇汤,炸鱼和薯条看起来不错,一切都是可以食用的样子.

不过没有他喜欢的汉堡.

“嘿,亚瑟,晚餐我们为什么不能吃汉堡?我记得的很清楚,妈妈说英国人也吃汉堡的。考虑一下这个食物吧,它很美味的。两层的面包里夹着肉和生菜,酱汁和肉汁•••••”

“阿尔弗雷德。”

对面的男人(鉴于亚瑟比他年长,他觉得应该这么称呼)蹙起了眉,银匙敲了敲汤碗。陶瓷碰撞的声音清脆地警告着阿尔弗,他惹得这位少爷并不太愉快。

“如果你有什么不满于我做的饭,还请自己去厨房满足你的需求,我是不会满足一个小孩子的撒娇的。以及为什么要这么描述一种食物?这显得我好像没有吃过一样。”

“好吧亚瑟表哥,我选择闭嘴。这并不是屈服于你而是在为你的厨房省去不必要的装修费••••••你的这句话是问题么?妈妈说过你是个少爷,既然是养尊处优的少爷又怎么会吃这种平民的食物啦,除非是被家族驱赶了出来。我说的对吧表哥?我想你应该没吃过这种美味的。”

果然是个严肃的家伙。阿尔弗暗地里吐了吐舌,他心不在焉搅拌奶汤,试图开个他认为十分好笑的玩笑话来拉近一下和这位表哥的距离也活跃一下气氛。

但那位拥有着森林和沙滩的先生往嘴里送汤的优雅动作停顿了一下,这让他感到非常不妙,他隐约觉着自己是说错什么话了甚至绞尽脑汁要找出自己的错误并为此道歉时,亚瑟表哥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喝完了那口浓汤。

“别把少爷的身份想的多么高贵,美国男孩。”

亚瑟拿起一旁的面纸擦去了唇边沾染的奶汤,以审视的眼神嫌弃了一下那盘汤。

“这个浓汤的味道糟糕至极。以后不会再让他出现在餐桌上的。”

“巧了我也觉得这玩意难喝!附近有肯O基么,我们去••••••”

“我说过了,要去自己去。半个小时内回来,你的转学手续和上学的书本都准备好了。吃过了就去复习。”

果然骄横跋陀的少爷。阿尔弗舀起虾仁送到了嘴里,暗自咒骂着该死的学习。

就这么开始了同居生活。
tbc.

【米诞】【米普bg】生日

送给我家专米的生贺。
可能晚了点。
非国设。
19岁的阿尔弗x23岁尤妮雅






“嘿尤妮雅,听你的英雄说!你今天无论如何都必须早点回来!”

电话那头的小伙子的大吵大闹就算是通过电话也足以让前一排的学生听见,我笑的有点尴尬,对正笑的意味深长的窃窃私语的学生们点点头,快步走出了教室去接琼斯他的电话,颇有点逃跑的意思.

该死的,我真应该好好威胁他牢牢记住我的课表。

他娘的.

“阿尔弗雷德!本小姐记得已经告诉你很多次了,不要在上课的时间打电话,你能好好记住本小姐的话么,琼斯小男友?”

琼斯小男友,索瓦丝给阿尔弗的这个定义可真是棒极了,每次这么叫他总能让他炸起毛来,吵囔着要证明一下他并不小••••••

跑题了。

“女骑士你这是在开玩笑么?你是有那么多课的人要让我怎么记得住,这简直就是在为难我。不过你今晚一定要早早回家,今天可是十分十分重要的日子。”

“行行知道了,本小姐挂了。”

叹气,我挂了他的电话回到教室,这一次次的电话下来我也已经能厚着脸皮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继续我的讲课。


阿尔弗雷德•f•琼斯,我的男友,今年十九岁,才刚刚大二。或许作为一个二十三岁的已经工作的老女人,我是在老牛吃嫩草。可谁管得着呢,爱情总是就这么悄然而至以至于你来不及给对方一个大嘴巴子。

二十二岁的本小姐还是招摇过市(我的室友王春燕说这个褒义词很能形容我当时的模样)的历史系高材生,在陪索瓦丝和伊莎贝拉逛街时被一小伙给撞了,当时那个小伙子拉了我一把结果本小姐依旧没站稳的摔进了他怀里。或许这听起来非常符合狗血言情剧的开头,但说句实话,当时我并没有什么怦然心动的感觉,而是哎哟卧槽这小伙子肚子真软看来是个胖子。

一抬头确实是个帅气的小伙子,但这改变不了他是个胖子这件事,只不过长得不错体型修长以至于是个帅气的胖子罢了。

后来阿尔弗抱着我看电视(老爹我实在不清楚为什么我会陪着他看什么飞天小女警的动画片,他总说这是他立志做一个英雄的精神萌芽)时还问到这个问题,本小姐这么诚实的好人当然是如实回答了。

••••••难怪他开始健身了。

啧啧本小姐的软垫没有了。


“所以,姐姐的小尤妮雅,你这么着急的一下班就把我叫出来是为了什么?”

“别装傻,本小姐非常清楚你知道本小姐有困难。快帮忙!”

“哦要姐姐说出真实想法么,说实话,我可不认为我的方法在你能做到的范围内。”

“尤妮,我真的觉得你问索瓦丝不会问出什么来的。你问她还不如去求助一个清洁工。我是指,清洁工的答案更加在你的承受范围内。”

该死的,本小姐的恶友原来是这么的不靠谱么。

我有些恼怒的抓乱了自己的银发后试图去祸害索瓦丝,可惜被她一脚给踹开了。她怎么对得起本小姐请她的咖啡?要知道她会和现在的英格兰男友甜甜蜜蜜幸幸福福,可全是本小姐的啤酒的功劳。

或许可以考虑一下伊莎贝拉,她的男友不也是比她小么,况且她似乎也是非常的想帮本小姐的。

“说实话,尤妮,你的男友终究是你的。我们帮不上什么的••••••该死收起你的饥渴眼神。虽然我和你一样都是找了一个比自己小的但你别想打他的主意!”

“•••••本小姐发誓,我从来没有那么的想咬死你们。”

圣母,本小姐应该在忏悔室向您忏悔怎么如此交友不慎且问问您本小姐该怎么解决送男朋友生日礼物这个问题的。


是祸躲不过,本小姐总该面对这个可怕的事实。

该死的索瓦丝,为什么要拉着本小姐不许走?!现在已经将近十一点了就算阿尔弗他在学校上了晚自习也迟了整整一个小时!

我问候你的弗朗索瓦丝。

匆匆跑上楼,绝对是本小姐穿高跟鞋上楼最快的一次。整个楼道都听得到脚步声,谢天谢地没有被当做要债的恐怖分子被扣留。这非常的失礼,但只要一想像琼斯他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就能心疼死。

打开门(我们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富有的男友无疑是这点极其优秀)客厅是一片漆黑,餐厅的门没关,我可以看到昏黄的光勾勒出一个影子。该死的这傻小子就一直在厨房?恼羞又气恼,我摔上了门顾不得脱鞋冲到了厨房。

傻小子今天难得穿了件白衬衫把自己收拾的非常得体,在被本小姐凌乱的高跟鞋声吵着时抬头那迷迷茫茫又失落的小眼神让心脏被上帝捏了一把。

“尤妮雅你终于回来了!••••••hero等了你好久。说好了要早点回来的呢。”

大型金毛犬竖起的呆毛一下子又萎靡了下去。

“哦阿尔弗,本小姐确实非常抱歉。但,但本小姐真的不是故意的。是••••••”

我慌了阵脚,解释的支支吾吾。烛光下阿尔弗惊喜后又委屈的表情让我非常不知所措。似乎是坐了太久了,他站起来时腿似乎麻了身体晃了一下吓得本小姐赶紧上前想要扶住他但却被他紧紧地锢在怀里,胳膊有力地锁住了我的退路。呼吸间充斥了他身上的海洋气味,不是香水,他身上那股气息始终那么自然而让人欢喜。我抱住这只委屈的金毛犬,一下一下顺着他的发,任由他委屈的蹭着我的脸颊。

“我以为尤妮雅你会不要我了••••••”

“不会的,阿尔弗。不会的。你看,本小姐的包里还有给你的生日礼物。都是索瓦丝她拉••••••”

我试图解释一下原因来安抚这个对着烛光晚餐等到呆毛都垂下的小伙子,但他突如其来的封住了我的唇。视线里他的脸突然放大,我甚至都看得到他金绒的睫毛。

该死,要命的好看。

一吻结束,我的脸似乎不自觉的范上了红。他又把我按在他的怀里,语气依然闷闷的。

“尤妮雅,我不想要什么礼物。你知道我等不到你的时候又多难过么,我以为你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

这惹人心疼的大型犬。我叹了一口气。

“我很抱歉,阿尔弗。希望这句话还不算太晚。”

“生日快乐,我爱你。”

他紧紧地拥着我,那个时候我感觉仿佛一切都安稳了。透过窗子我看得见窗外璀璨的星空,它们耀眼的就如同这个男人眼中的光一样好看。

“我也爱你。Hero的女骑士。我的尤妮雅•贝什米特小姐。”

生日快乐,阿尔弗雷德•f•琼斯。


――――事后――――

“嘿尤妮雅,这就是你送hero的礼物?一盒子的星空棒棒糖?”

“怎么了,本小姐送的有什么不对么?星空是你的眼睛,而你又恰好爱吃这些小孩子的玩意儿。”

“hero可不是什么小孩子!而且你不觉得你的意思就像是让我吃自己的眼睛?可怕的女人。”

“••••••你给我去死吧阿尔弗雷德!”


被丢买沙发上的手机是阿尔弗雷德的,屏幕还亮着。上面是和弗朗索瓦丝的聊天记录。

“小英雄,你的小姑娘可是在为送你什么礼物而苦恼呢。”

“尤妮雅现在和你在一起?太好了,帮hero拖住她一会儿!”

“为什么?”

“我和我那帮室友玩的太嗨,家里还乱的很而且我的上衣被泼了可乐必须给换一下,总之请拖着她!”

【异苏→王黯】路人

诸君贵安,在下虐仇
本文中异色苏娘为自设,唤名赵已绝。异色苏哥为赵已希,常色苏娘为王沁岚。
cp:王黯(中异色)x本田葵(日异色),赵已希(异苏娘)→王黯(中异色)。
人物ooc,文笔差,谨慎食用。请勿较真历史。
顺便问一句哪个王黯兄长愿意和这个异苏娘对戏啊……我lofter小窗等着哦。


赵已绝也说不清楚,自己一个王家人,为什么偏偏执拗的不行,非要姓赵。虽然在正式场合也一向被人唤作王绝,但自家人的场合,叫她王绝是会被打的。

她和她家男体儿不一样,当初诞生的时候啊,她是被一个普通人家捡回去养着的。她还记得当初那个大娘望着趴在地上的自己那一声惊呼:

“哦哟!哪个失了良心的人家把这么小的孩子丢在这野外!”

然后还有一些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那个时候自己被那个大娘抱回了家,就被当做他们家亲生的孩子养着。

那个家不算富裕而且已经有了个男孩儿了但仍是对她很好,处处落心怕她冻着饿着的,就连那个平素冷淡的男孩儿,也会在自己被人骂野种的时候帮自己出头替她打架,然后温柔的摸摸她还未编起辫子的柔软发顶,告诉自己没事了。

虽然赵已绝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和普通人不一样,不用这么精细照料着不过仍是对那家人感激不已,也就跟着那户人家姓了赵。

后来呢。

后来,隋朝灭亡了,那个会摸着自己头的被自己唤作哥哥的男孩儿也就这么去了。

赵已绝也是在那个时候遇见王黯的。

那个时候啊,她的平民哥哥刚下葬,自己就安静的坐在他的坟前,靠着他的墓碑,就像是往日自己会在读书读累的时候肆无忌惮的靠在哥哥的怀里一样。也不晓得自己想得什么,就这么愣愣的发着呆。

哥哥,我现在靠着你呢,你怎么不会摸我的头了呢。

就这么抱着膝,直到低垂着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锦鞋,光是看一眼便晓得价值不菲。

赵已绝迷迷茫茫的,抬头。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子表情冷漠,身上穿着的衣服细看的话还有暗纹纹在那人的黑色的披风上,他看到自己身上那布衣时似是嫌弃的啧了一声。

努努嘴,赵已绝有点不开心。这是娘亲给她做的啊,合身的很……

那个男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发顶,掌心的温度和力道都像极了已死去的哥哥。无端端的红了眼眶。

那人耐着性子,把还是八九岁儿童躯体的自己抱起来“丫头,汝知晓汝之份否?”

“知道。”点了点头,赵已绝无措的抓着那男子的披风,如果她没猜错的话……“你是大唐吗?”

“惠矣。那汝可知汝姓甚名甚?”那男子,或者说她大哥,一副很满意的样子,话还未闭却一副突然想起的模样,叹息,“疏忽了,忘却汝一直都和南人度日。汝应姓王,名甚的还由汝来定好了。”那男子看着她,话语虽是冷淡面容倒是带了些许笑意。

“可是我想姓赵……”似是没听见后面那句,赵已绝低下头小声嘟囔着。这自是有她那平民哥哥的缘故在里面。

“汝应姓王。”大/唐蹙眉,托着怀里人儿的手臂紧了紧但在看到那丫头似是紧张的抓紧了他的披风,叹气也没计较什么,抬手揉揉她的发顶,“罢了。姓赵便姓赵吧,只不过这对外,必称王,懂否?”

“嗯知道了……我叫赵已绝,对外称王绝。”赵已绝似是松了一口气,小脸上也浮了些笑意,突然想起那个是她大哥的人问她姓名,急急的回答了。

“绝……不适合女孩儿的名。罢了,从今往后,孤便是汝兄长,姓王名黯。小绝儿可记住了?”王黯啧了一声,不满意那个名的样子可也没说什么,脸上的笑意收去,抱着江/南/东/道转身离开那墓地,远处是早已等候在一旁的马车。感受到怀里的小丫头似是不舍的挣扎了一下,安慰一样的拍拍她的背,王黯神情冷漠却莫名透露出柔和:“会回来的,傻丫头。”

那就是她和王黯的初遇。不算太美好。第二年等赵已绝念着她的平民哥哥的忌日,急急的从苏/州赶回广/陵时,那座坟已经不在了。

后来啊,她就老老实实的和王黯去了皇宫,在那里赵已绝遇见了王耀,他和王黯长的很像可又完全不同,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笑意惹人亲近可又自带着一股子的帝王的君临天下的气息,不像王黯,一副冷漠的将军模样。

在那里,赵已希习字学画,弹琴练武,是的,练武。她不像她那自诞生便养在闺中的侍弄花草学习舞蹈的常色王沁岚,看不上那些女孩子家家耍的绸缎子,倒是对那些刀枪剑戟感兴趣,这让王黯还蛮意外的。不过这总归是让他感到高兴,教已绝的时候多上了点心,结果也没让她失望。

这妮子,要是个男孩儿定是要叫她上战场的。

王黯曾经这么和王耀说过,她坐在一旁无暇顾及。黯哥才给了她一把浅蓝漆的铁扇子,她喜欢的不得了,忙着玩呢。

现在那把铁扇子早就生锈不能用了,被赵已绝小心的在一个红木盒子里收着,就算是赵已希动了那盒子都给被她打的。

那可是她第一次受到黯哥给她的礼物,怎么能就这么给扔了。赵已绝是这么认为着,那浅蓝铁扇陪了她好多年,让她现在都习惯带一把和当初样式一样的扇子在身边,不过材质可比当初的好的多。

王黯第一次看到那新打出出来的扇子的时候还很惊异,奇怪问她怎么还把那把扇子带在身边的。那神情还真是有趣。

不过那都是好久前的事咯,后来,江/南/东/道因为经济过强而被取消,她眼睁睁的看着她最喜欢的黯哥把原本属于她的地方分给其他人,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

为什么,强的话不好吗。赵已绝搞不懂,赌气一般硬是离开了皇宫回到了广/陵,赵已希看着他那气鼓鼓的女体,很无奈的摸摸她的发璇。之后就赵已绝就一直随着她男体儿赵已希带在广/陵,偶尔会去苏/州看看她那常色,唠嗑唠嗑。

再后来见到王耀和王黯,已经到了两宋时期。

那个时候她家镇/江和其他一些地方得了先前北民南迁时所有的好处,经济发展很快附带着她也飞速的成长了起来。

可惜我家男体儿去守边疆了。杀千刀的,还不带我去。

赵已绝趴在桌上,无聊的看着那雕花窗外的杨柳,已经是十六七岁的模样的她得了江南水乡的那股清秀劲儿可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单纯的美人儿。

虽是身处江南,不过赵已绝也没什么管理政事的心思,一股脑儿的全推给她常色。虽然王沁岚一直都觉得赵已绝的手腕比她要硬的多更适合处理政治上的那些弯弯绕绕的事可也拗不过她,硬着头处理着那些破事儿。

直到那次皇上一道指令召进皇宫,赵已绝都以为她不会再碰那些个政事儿。

“哈?那些个东瀛人来管吾何事?”才从练武的地方回来,还未来得及换下那被汗水浸湿的里衣便被王沁岚拉过来,赵已绝擦着额头上的汗珠,被汗水浸湿的刘海贴在她光滑白皙的额头。为了方便而梳成的高马尾的发型给那姑娘添上莫名的帅气。

有些不耐烦的回答着,唐朝那东瀛人就开始派人来兄长这说是学习,在她看来那分明就是抄袭,自是没什么好态度。

“哎呀绝……就陪我去一次好不好。难道你不想见见黯哥吗”

未完待续